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《全国党政领导班子建设规划纲要(2024-2028年)》
习近平总书记的回信激励广大科技和教育工作者矢志奋斗
李强签署国务院令 公布《国有企业管理人员处分条例》

为求升迁,这名厅官跑官买官被骗千万元!

发布时间:2023-04-12  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  字体大小[ ]

  信念滑坡百弊生——浙江省金华市政协原党组书记、主席陶诚华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

 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颜新文 黄也倩 通讯员 张俏

 

  陶诚华,男,1963年10月出生,1982年8月参加工作,1986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曾任浙江省武义县委副书记;磐安县委副书记、县长;金华市政府副秘书长、市政府办公室党组副书记、主任;金华市政府党组成员、秘书长,市政府办公室党组书记、主任;金华市委常委、宣传部部长;金华市委常委、副市长;金华市委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;金华市政协党组书记、主席。

  2020年11月,浙江省纪委监委对陶诚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立案审查调查。2021年5月,陶诚华被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。2021年12月,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陶诚华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万元;对陶诚华违法所得予以没收,上缴国库。

  “居然试图通过江湖骗子,以输送利益的方式求升迁,这是我做得最错、最蠢、最后悔的一件事。”接受审查调查期间,陶诚华在忏悔书中写下内心的悔恨。陶诚华反思自己底线失守,成为迷信“风水大师”、大搞权钱交易、收受他人所送财物共计2970余万元的贪腐“蛀虫”,根本原因在于廉洁堤坝长期渗漏不补,管涌不堵,最终导致全面决堤,不仅毁了自己平和体面的晚年生活,也毁掉了一个美满温馨的家庭。

  打着理财投资幌子敛财,自诩生财有道实为歪门邪道

  陶诚华对于金钱的迫切需求始于2003年,那时他用住房公积金贷款20万元购买了一套商品房,但房子装修款却没有着落。“与一些经商的同学朋友交谈时发觉,我们之间经济状况差距很大,心里开始不平衡,认为我工作没比他们少做,担子更重、压力更大,但为什么经济上会比他们拮据呢?”陶诚华在忏悔书中这样写道。

  自此,心中萌生的私欲开始占据上风,陶诚华为官从政的廉洁底线很快从第一次“理财”开始失守。

  2006年,陶诚华认识了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项目经理任某某。感觉到陶诚华对“理财”的迫切心情,任某某多次向其表示,“你好好工作,理财的事情我来帮你办。”如此“体贴”的话语让陶诚华很受用。2008年,陶诚华东拼西凑筹了200万元,交给任某某“理财”,并约定按月利率3%支付利息。11个月后,陶诚华收取利息共计66万元。

  如此高额的回报,使陶诚华的发财梦越发膨胀。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,他主动向身边的商人老板们抛出“橄榄枝”,让他们帮自己进行所谓的“理财”投资。

  此时的陶诚华一门心思研究如何用钱生钱,丝毫没有察觉到路已经越走越偏。出资入股、间接持股、他人代持,陶诚华当起了“影子股东”。从出资11.4万元的“小打小闹”,到豪掷540万元的“大手笔”,他的胃口越来越大,短短几年时间,“身价”翻倍上涨。

  随着楼市逐渐走热,陶诚华又把目标瞄准了用“理财”所得投资楼市。早在2003年,他购买杭州某处房产时,就向浙江某医疗器械公司老板方某借过30万元,后来为了获得陶诚华的“关照”,方某并没有让陶诚华归还,而是大方地“送”给了他。

  2014年初,当陶诚华想出售该处房产时,又想到了这位“老朋友”。当时,该房产市场价格为361万余元,而陶诚华却准备以500万元的价格“卖给”方某。

  为什么陶诚华一开口就是500万元呢?原来,2012年,陶诚华以方某名义从某银行贷款500万元,一年后贷款到期,方某安排续贷并替陶诚华付了18万余元的利息。但陶诚华并不满足于方某付的这点“小钱”,而是希望方某能出钱替他归还这500万元的贷款,于是想出了用房产折抵的办法。

  “在公司发展过程中,陶诚华帮过我很多忙,所以当他提出要把房子‘卖给’我时,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。”方某表示,自己愿意出高价,其实是想继续获得陶诚华的帮助。

  在与商人老板们心照不宣、你来我往中,凭借着“辗转腾挪、低买高卖”的手段,陶诚华的腰包越来越鼓。

  然而,投资之路并不总是顺风顺水、稳赚不赔的。2015年12月,陶诚华的妻子张某某投资200万元到某项目,自己出了100万元,剩余的100万元由“老朋友”方某“赞助”。本来满心欢喜地等着赚得盆满钵满,没曾想投资到期时,项目亏了。此时,方某十分“仗义”地站了出来,“我那100万元中亏损的30多万元,你们不用担心,我来承担。”陶诚华知道后也默许了。

  有了这一次“有惊无险”的经历,张某某再投资时,都要等到商人老板亏损保底的承诺后,才放心投资,以便稳赚不亏。

  据办案人员介绍,陶诚华打着理财投资幌子违规获利共计1075万余元。这些获利看似陶诚华“挣”来的,本质上还是以他手中的权力换来的。“各种打着理财投资旗号的所谓市场行为让我迷失方向,使我在自我陶醉中一步步走向违法犯罪的深渊。”接受审查调查期间,陶诚华幡然醒悟,自己费尽心机走了十几年的生财之道,其实是违纪违法的歪门邪道。膨胀的贪欲,让他彻底沦为金钱的奴隶。

  为求升迁迷信“风水大师”,试图跑官买官被骗千万元

  没有当过地方党委“一把手”,陶诚华认为这是他人生的缺憾,也是事业追求的瑕疵。

  2015年,组织任命其担任金华市政协党组书记,这本是组织的提拔重用,但陶诚华却并不满意。“我应该满足了,但却高兴不起来。”性格孤傲的他觉得自己的仕途可能止步于此,对地市党委“一把手”位置的向往像杂草一般在陶诚华的心里疯长。

  2018年,眼看自己已经55岁,权欲膨胀的陶诚华愈发焦虑。什么时候才能当上地市党委“一把手”?陶诚华反复问自己。

  这时候,有人告诉他,有个“大师”可以调节命理,使人官运通达。经过一番牵线搭桥,陶诚华结识了所谓的“风水大师”朱某某。

  2018年9月,陶诚华请朱某某在华山为其安排法事调节命理,祈求升官。经过一番“采气”,以及放置神像等物品做法事后,陶诚华遵照朱某某的说法,将相关物品带回家中摆放,并将朱某某所送寓意“升官”的木制“升”放置家中。

  2019年初,陶诚华又请朱某某到自己在金华的家中做法事、改风水,在阳台上悬挂木制貔貅、定制瑞鹤屏风,以求转气运。

  2019年上半年,朱某某向陶诚华谎称其有关系能帮助谋求晋升,但需要2000万元费用打点。此时,利令智昏的陶诚华,向金华某房地产公司实际控制人方某某提出需要2000万元用于疏通关系,方某某表示愿意出资。同年9月、10月,按照陶诚华的指示,方某某分两次将现金400万元、600万元交给朱某某。方某某支付上述1000万元后,提醒陶诚华不要被骗,并表示不再支付余款。然而,对方某某的提醒,深陷迷局的陶诚华听而不闻。

  接受审查调查期间,陶诚华针对自己当时的行为,颇为感慨地进行了分析:按道理,凭自己一贯的思维方法,这是一个高度不确定的、又具有高度风险的选项,应该放弃才对。但由于对方刻意表现出的神秘性以及自己想转岗的迫切性,使自己难以冷静客观了,到鬼迷心窍的地步了。真伪也不管了,那时候只知道用钱能办成的事情都是小事,而忘记了自己是一名党员领导干部。

  2019年下半年,为求尽快晋升,陶诚华继续请朱某某“帮忙”,为其已经逝世的父亲迁坟,在新坟墓处建造石亭、石塔,并做法事祈求官运顺畅。

  2020年,听闻组织在调查自己,陶诚华不仅不认真反思、主动向组织坦白,反而将木制“升”等物品转移至亲属家中,甚至请朱某某在家中举办“消灾”法事,以求逃避组织查处。

  “我是病急乱投医,不信马列信鬼神、不信组织信风水,已经胆大妄为到无所顾忌了。”陶诚华反思道,自己不顾官德和人格,轻信一个江湖骗子,幻想靠“风水”求上位,更期望得到“神明”庇佑,这是一剂剧毒,饮鸩止渴的后果,不仅害了自己,更给组织抹黑。

  贪图奢靡享乐收受雅贿,作风腐化爱好成“恶”好

  随着财富的积累,在陶诚华看来,享受有品质的生活才是美好人生,渐渐地,鉴赏音乐等一系列“爱好”随之滋长。

  为获得更好的音响效果,陶诚华从设备到环境投入了近百万元。当然,他如此舍得享受,还是因为背后有商人老板们的“捧场”。陶诚华坦言:“交了几个朋友,时间长了,渐渐地在经济上也不分彼此了。”在他的这些朋友们看来,投其所好送上高档音响器材,比直接送钱更能取悦陶诚华。

  7.5万元的进口CD套机、8万元的后级功放、10万元的低音音箱、28万元的前级功放……陶诚华看中了什么设备,就让商人老板们前来买单。设备越买越贵,与音乐发烧友们的距离越来越近,陶诚华觉得自己的生活越来越优雅、精致、有格调,直至案发,他仍处在无止境的“品质追求”中。

  2012年,陶诚华从浙江某木雕有限公司总设计师黄某某处以1万元的价格购得市场价5万元的“一路连科”屏风一扇,看似“骨折价”的优惠,其实是黄某某有求于陶诚华而表达的“诚意”。

  感受到黄某某的“诚意”后,2017年,陶诚华为黄某某继续担任市政协委员提供帮助。

  帮了这么大的忙,黄某某又送给陶诚华一份大礼,而送礼的方式一如从前——“打折”。2018年2月,陶诚华只花23万元就从黄某某处购买了市场价达85万元的中堂十二件套家具和一扇“清明上河图”圆形挂屏,用自己的一个招呼,换来几十万元的“优惠”。

  5万元一套的大红酸枝桌椅、8万元的木雕圆形挂屏、12万元的仙鹤暗八仙屏风……对于商人老板们的“诚意”,陶诚华统统收入囊中,用来装饰自己的新居,更用来显示自己“高雅”的品位,全然忘记了作为共产党员应时刻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。

  “‘生活品质’是改善了,但却离老百姓越来越远了,精力都花到这上面,就没有心思去为人民服务了。”陶诚华反思道。

  树朽先朽于根,人毁先毁于心。陶诚华没有将自己的私心杂念和所谓的雅好牢牢锁住,而是奉行权力至上、金钱至上,当自己的欲望得不到满足,便寄希望于“风水”,寄希望于“大师”,失了心智,步入歧途,完全忘记“我是谁、为了谁、依靠谁”,最终自食恶果、锒铛入狱、身败名裂。

  陶诚华忏悔录(节选)

  一直以清高自居的我,居然试图通过江湖骗子,以输送利益的方式求升迁,这是我做得最错、最蠢、最后悔的一件事。

  求升迁,鬼迷心窍跌深渊。我一直没有当过地方党委一把手,认为这是我人生的缺憾,也是我事业追求的瑕疵。有人来跟我说,有个道教高手,可以调节命理,使官运通达。我是病急乱投医,不信马列,信起了鬼神,还以为遇到好心人,于是参与了荒唐的转运法事。接着这个“好心人”介绍了个门路,在职务调整上可以帮我,只是需巨额利益去打点。真假我无从考究,也无法考究。按道理,凭自己一贯的工作方法,应该放弃才对。但由于对方刻意表现出的神秘性以及自己想转岗的迫切性,已使自己难以冷静客观了,也已经是鬼迷心窍了,真伪也不管了,忘记了作为一名党员领导干部是决不能用钱去跑官买官的。

  聚财富,利令智昏走邪道。我与同学朋友交谈中感到我们之间经济状况差距很大,我心里开始不平衡。认为我工作没比他们少做,相反担子更重、压力更大,但为什么经济上会比他们拮据呢?慢慢地我就想到身边能想到的人,开始一而再再而三地进行所谓的“理财”投资,贪欲闸门一经打开,就收不住了。我从高息借贷到投资楼市,甚至低价购房,再用买的房产作抵押向银行或父母朋友处借贷,把借款再高利借给别人或投到有关项目。我堂而皇之地在做这些事,认为大家都在这样操作,所以也心安理得地获取巨额财富。直到今天,我才知道自己走了十几年的生财之道,不是光明正道而是走向了违纪违法的歪门邪道。

  图享乐,生活奢靡入歧途。随着财富的积累,我也开始讲究所谓的品质生活,爱好雅趣也多了起来。认为享受有品质的生活才是人生,于是开始了鉴赏音乐等一系列的雅好。为听懂演奏家、指挥家对作曲家思想的理解与表达,为获得更好的音响效果,我从设备到环境就投入了近百万元,而且还在无止境的追求中。交了几个朋友,时间长了,渐渐地在经济上也不分彼此了。我的一部分音响器材约几十万元是他们送的,也有以借为名由他们买的。我变得没有了红线,也触犯了底线。

  回顾38年工作历程,我衷心感谢组织的教育和培养,感谢组织给了我这么多机会和平台让我去学习探索实践。现在,我对不起组织的培养,也对不起背后默默支持我的家庭。我毁了我平和体面的晚年生活,毁了自己,毁了一个美满温馨的家。感恩组织让我幡然悔悟,真正认识到我所犯错误的严重性。我真心诚意认罪认罚,悔过自新。

中国廉政法纪网摘编亓淦玉

【免责声明】:以上图、文、音/视频文章内容转载于网络(本网原创文章除外),其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或归属权利人。我们尊重原创,也注重分享。转发推广仅供学习参考之用,禁止用于商业用途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。仅供交流学习了解法律、法规、政策,如无意侵犯到贵公司或个人的知识产权,部分文章转发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,若来源标注错误或无意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本网制作采编部QQ号: 3555333776,微信号:GAN160003,请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或更正。电话:010-89525216。本网投稿邮箱:3555333776@QQ.COM。通讯地址:北京市通州区通胡大街78号(京贸中心)二层15号。本网原创文章欢迎转载,为尊重和维护原创权利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原创作者、来源:XXXXX网站。
点击查看更多评论>>发表感言:
验证码,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。